2010年6月30日 星期三

高山夏枯草



高山夏枯草 Prunella vulgaris L. var. nanhutashanensis S.S. Ying 唇形科

    忘了拍了多少夏枯草的照片,每次見到她,總情不自禁會按下快門。多層次的輪生聚繖花序,幾乎見不到兩個完全相同的花形,她總叫人駐足留連!

2010年6月29日 星期二

田代氏黃芩



田代氏黃芩 Scutellaria tashiroi Hayata 唇形科

    黃芩屬植物葉形均極近似,辨別的主要依據在於葉柄長短、葉面是否具毛以及花的喉部是否具有斑點有多項特徵。


2010年6月28日 星期一

南台灣黃芩



南臺灣黃芩 Scutellaria austrotaiwanensis Hsieh & Huang 唇形科

    台灣黃芩屬的植物有多(6)種,除了上文所貼的耳挖草外,比較常見的就是向天盞(見連結)。今天再貼上一種唯有南台灣才可見的南台灣黃芩。

2010年6月26日 星期六

印度黃芩(耳挖草)



印度黃芩(耳挖草) Scutellaria indica 唇形科

    談到唇形科,順便將版主近期拍到的幾種同科植物一併貼上。首先先來欣賞俗稱耳挖草的印度黃芩。


2010年6月25日 星期五

金錢薄荷



金錢薄荷 Glechoma hederacea L. var. grandis (A. Gray) Kudo 唇形科

    金錢薄荷是民間常用藥,栽培者多。但要見栽培種的金錢薄荷開花可不容易呢!最近在中海拔地區見過外形近似的鈴木草,讓版主想起去年冬天(2月)曾在野外拍到野生的金錢薄荷,花開燦爛,拿出來與鈴木草做一比較。


2010年6月24日 星期四

鈴木草



鈴木草 Suzukia shikikunensis Kudo 唇形科

    六月到中海拔山區,路旁常可見一種類似金錢薄荷(見下回)的植物,名曰鈴木草。葉形幾乎相同,感覺上,金錢薄荷葉基有些內捲(近腎形),鈴木草則較平展(近心形)。當然,兩種植物會被分門別類,必有他們歧異之處。下回將做進一步說明,今天先欣賞鈴木草。

2010年6月23日 星期三

田野水蘇



田野水蘇 Stachys arvensis L. 唇形科

    看到爪哇水苦蕒,就讓人想起唇形科的田野水蘇,兩種植物雖隸屬不同科別,若不開花,要分辨並不容易。


2010年6月22日 星期二

爪哇水苦蕒



爪哇水苦蕒 Veronica javanica Bl. 車前

    玄參科婆婆納屬有一小草,名曰「爪哇水苦蕒」。野外常見,卻一直無法拍到她的花。因此,福星花園雖貼過數種本屬植物,爪哇水苦蕒卻遲遲未上過舞台。日前在郊野看到幾株,花雖仍如過往,羞答答不敢張開的樣子,但已比過去所見,像小白點一般好了太多,勉力拍下幾張,在此貼上。

2010年6月21日 星期一

毛葉蝴蝶草



毛葉蝴蝶草 Torenia benthamiana Hance 母草

    六月初,一位住在福隆的友人說他有一塊3多的山坡地要開發成養老院,要我幫他看看是否有哪些特別的植物需要保留。我沿著小徑看了一圈居然發現兩種稀有植物:矮形光巾草與毛葉蝴蝶草。矮形光巾草前曾貼過,不再贅述,今天特別介紹毛葉蝴蝶草。

2010年6月20日 星期日

三葉魚藤



三葉魚藤 Derris trifoliata Lour.  豆科

    三葉魚藤也是離島(蘭嶼或綠島)的產物,但墾丁國家公園南仁山附近海岸可見。

2010年6月19日 星期六

蘭嶼魚藤



蘭嶼魚藤 Derris oblonga Benth. 豆科

    蘭嶼魚藤當然是長在蘭嶼。版主迄今未踏上蘭嶼的土地,能拍到到她,當然是因為墾丁國家公園設了個蘭嶼植物專業區,其中種了多種蘭嶼特有植物,讓我們這些植物迷可以不用遠渡海洋,就可一親芳澤。

2010年6月18日 星期五

疏花魚藤



疏花魚藤 Derris laxiflora Benth. 豆科

    在台灣,豆科魚藤屬的植物共有3種:疏花魚藤、蘭嶼魚藤及三葉魚藤。前曾貼過的台灣魚藤(蕗藤)隸屬老荊藤屬,與前3 種並不同屬。

    三種魚藤屬植物在北部難得一見,五月瑞里之行,162線上見疏花魚藤花開正勝,去年夏季在恆春半島拍過三葉魚藤及蘭嶼魚藤,將逐日貼上。

2010年6月17日 星期四

藤黃檀



藤黃檀 Dalbergia benthamii Prain 豆科

    五月底苗栗向天湖之旅,目標是瞄準豆科的藤黃藤,無奈還是錯過了花期。藤黃檀見是見到了,卻已經花落果成。

2010年6月16日 星期三

藤相思樹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藤相思樹 Acacia merrillii Nielsen 豆科

    半落葉性大騰本。莖、枝及葉柄均具逆向銳鉤刺。莖及枝常呈扭曲狀。葉互生,總葉柄甚長,葉為偶數二回羽狀複葉,小羽片6-15對,對生。小葉片10-30對,無柄,線形或近長方形,長4-5mm,寬約3mm ,兩端鈍形,全緣。花序由多數頭狀花組成圓錐花序,腋生或頂生。頭花球形,黃白綠色。莢果扁平。花期6-8月,果期10-2月。

2010年6月15日 星期二

相思樹


         
      相思樹 Acacia confusa Merr. 豆科

    看完了相思子(紅豆),我們再來欣賞名為「相思樹」的植物。

    相思樹隸屬相思樹屬。在台灣本屬共有3種植物:相思樹,金合歡及藤相思樹。相思樹常見,金合歡(俗稱臭刺仔)南部很多,北部卻難得一見。至於藤相思樹,也是南台灣的物種,版主曾在北部山區見過零星植株。5月底在嘉義162線上見到開花植株。今天先看相思樹。

2010年6月14日 星期一

海紅豆(孔雀豆)



海紅豆 Adenanthera pavonina Linn. 豆科

    紅豆生南國,春來發幾枝,願君多采擷,此物最相思。詩中所指紅豆,是否就是海紅豆有待考證。不夠,外形似紅心的海紅豆,長久以來被戀人用來傳達思慕之情,卻是事實。相思豆之名,不用懷疑。

2010年6月13日 星期日

雞母珠


雞母株 Abrus precatorius L. 豆科

    回新埤拍疣柄魔芋時,引領的鍾村長在路邊摘下幾片葉子,要我試試她的味道,我說:雞母珠的葉子,不用試了,甘甘甜甜的。他用懷疑的眼光看著我,好像在說:你怎麼知道?

2010年6月12日 星期六

銀合歡



銀合歡 Leucaena leucocephala (Lam.) de Wit 豆科

    上文提到銀合歡,雖與頷垂豆不同屬,卻同科,在此順便一提。

    野間所見的銀合歡以小灌木型居多(很小就會開花,結果),其實,銀合歡可長至高大喬木。幼株時與溪邊的田菁近似,一旦開花,就會發現,其白色圓球狀的花與田菁的蝶形花完全不同。

2010年6月11日 星期五

頷垂豆


 頷垂豆 Archidendron lucidum  (Benth.) Nielson  豆科

 頷垂豆是低海拔山區常見的植物,山區行走,小徑上常見這種羽狀複葉小喬木的幼株,開花的植株卻是緣慳一面。今年5月總算在苗栗向天湖附近的山區見到開花植株。月底友人又傳來消息說:貓坑纜車站下方有一植株正在開花。哈哈!真是不見則已,只要見過第一次,日後碰頭的機會就多!兩年追花歷程,對這點倒是點滴在心頭。

2010年6月10日 星期四

老荊藤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老荊藤 Milletia reticulata Benth. 豆科

    老荊藤,攀緣灌木狀大藤本。莖粗壯,多分枝。葉互生,羽狀複葉,具長柄。小葉對生,具短柄,托葉針刺狀,小葉5-11片,頂小葉卵形,長3-9cm,寬1.5 -5c m ,近無毛或疏被毛,先端鈍形,莢果長橢圓形,長可達12cm ,不開裂。

2010年6月9日 星期三

台灣魚藤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台灣魚藤 Milletia taiwaniana (Matsum.) Hayata 豆科

    瑞里之行拍到疏花魚藤及藤相思等大型豆科植物,在未貼上之前,先將五月開花的一些豆科植物貼上與大家分享。首先介紹台灣魚藤。

2010年6月8日 星期二

艷紅合歡



艷紅合歡 Calliandra eriophylla 豆科

    最近幾次外拍,常在路旁看到人工栽培的艷紅合歡,臉露哀怨,示意要版主讓她登台,只好在滿滿的檔期中空出一天,讓她露臉。

2010年6月7日 星期一

藍花楹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藍花楹 Jacaranda acutifolia Humb. 紫葳科

    福星花園很少介紹栽培種植物。不是版主對他們有偏見,主要原因是這些外來植物名稱混亂,常叫人無所適從。五月底為了拍疣柄魔芋,一路殺回屏東,雖無心觀賞沿途風光,卻有兩種植物,讓我印象深刻,一種是豆科的阿勃勒,另一種則是本文的主角藍花楹。


2010年6月6日 星期日

長葉羊耳蒜(虎頭石)


長葉羊耳蒜 (虎頭石) Liparis nakaharai Hayata 蘭科

    長葉羊耳蒜(簡誌上稱虎頭石)算是中低海拔地區常見的著生蘭。喜生潮濕的岩壁或樹幹上。

2010年6月5日 星期六

插天山羊耳蒜(黃花羊耳蒜)



插天山羊耳蒜(黃花羊耳蘭) Liparis sootenzanensis Fukuyama 蘭科

    台灣羊耳蒜屬植物超過20種,插天山羊耳蒜應該是當中植株最大型者,因開黃花,簡誌另稱黃花羊耳蘭。

2010年6月4日 星期五

廣葉軟葉蘭(花柱蘭)



廣葉軟葉蘭(花柱蘭) Malaxis latifolia J.E. Sm. 蘭科

    若要硬掰說她葉子有多寬,實在牽強,倒是她那「由綠到紅」漸層的穗狀花序成為本尊的註冊商標,不容易錯認。難怪簡誌稱她「花柱蘭」。  

2010年6月3日 星期四

凹唇軟葉蘭(凹唇小柱蘭)



凹唇軟葉蘭(凹唇小柱蘭) Malaxis matsudai (Yamamoto) Hatusima 蘭科

    簡誌將Malaxis 成「小柱蘭」,鐘詩文著的[台灣野生蘭]則將之寫成「軟葉蘭」。小柱蘭也好,軟葉蘭也罷,在台灣學植物多少須看懂拉丁學名,否則常被搞得昏頭轉向。

     凹唇軟葉蘭僅見於中南部中海拔山區(1000-1600公尺),瑞太古道兩旁竹林內有不少植株。

2010年6月2日 星期三

一葉罈花蘭



一葉罈花蘭 Acanthephippium striatum Lindl. 蘭科

    罈花蘭有一姐妹-葉單生,花形較小,謂之一葉罈花蘭。

2010年6月1日 星期二

罈花蘭(台灣罈花蘭)



罈花蘭(台灣罈花蘭) Acanthephippium sylhetense Lindl.  蘭科

    四天旅外,居無定所,雖能隨意而安,面對山崩路阻,難免動容。瑞里歷險歸來,一切回歸正常,感覺真好。

    五月最後數日,陰雨連綿,山區路況崩塌不斷,仍如預定計劃前往嘉義瑞里山區造訪東亞眽葉蘭。台162線雖全線通行無礙,卻隨處可見落石,一路走來,膽顫心驚。29日晚下禢幼葉林民宿,次日逕往瑞太古道,沿途崩塌處處。遙望整個瑞里山城讓人有風雨飄搖的感覺。返程,居然發現來時路已斷,不得不繞道而行。瑞峰至梅山的36彎道間又逢濃霧,行車其間,險象環生,來到山下,恍如隔世。這些年,高山茶價高漲,山區過度開發,逢雨必崩,已是常態。5月初阿里山區的一場風雨,將本區的出入道路摧殘至柔腸寸斷,雖是天災,何嘗不是人禍!